云南飞虎球员集体维权讨薪,体育局外举横幅,省足协曾担保保证付款

云南飞虎球员集体维权讨薪,体育局外举横幅,省足协曾担保保证付款

2023-10-27 09:43:07 栏目:
  2019年2月14日,准备参加2019年中乙级联赛的云南飞虎足球队队员集体聚集在云南省体育局大门前,展开横幅,呼吁云南省**和相关**部门领导支持他们追讨应得的报酬。

  一:球员被欠薪,球队面临解散 球员的血汗钱无处可要

  据新浪微博博主“绫川兔兔子”爆出猛料,自18年9月份开始,云南飞虎全球球员和教练员被欠薪700万至今没有得到解决,并找不到负责人讨说法。索要欠薪期间,球队全部事务的负责人王薇曾多次给与全队空头支票并要求保密,为了保住中乙壳,在球员欠薪没有得到解决的情况下,由云南省足协向球员担保,要求全队配合签署工资奖金确认表,工资确认表系代签,非球员本人签字。俱乐部约17名教练员和球员向中国足协递交的欠薪仲裁书,也被俱乐部伪造文件撤销仲裁。云南飞虎已经获得2019年中乙准入资格,但是云南俊发集团有限公司在云南省足协担保和监督下所签署的承诺薪资发放的保密协议并没兑现。

  二:《薪资确认表》均为代签,省足协领导担保说媒

  还原真相 以下内容均为飞虎球员真实供述:

  云南飞虎自2018年9月份开始,已经欠薪教练员和球员工资总金额达700多万,但是为了完成联赛任务,队员恪守职业道德,兢兢业业不怠慢,在欠薪的情况下,球队连续赢球。但是球队欠薪一直没有得到解决。2018年11月,联赛结束后,队伍在欠薪的情况下再次集中,准备参加“七彩云南·一带一路国际足球邀请赛”作为东道主云南飞虎含其前身已连续数届参加该项赛事,且曾四次夺得该项赛事冠军,比赛临近突被中国足协和云南省足协取消参赛资格,理由是因为欠薪。

  2018年12月1日,我们云南飞虎全体成员向俱乐部领导发表《云南飞虎足球队全体人员诉求声明》,希望球队在2018年12月5日前,针对球队的发展和欠薪问题给与明确答复,但是俱乐部领导并未给与明确答复。

  2019年1月份,由云南省足协做媒,云南俊发集团有限公司十分强烈接手云南飞虎足球队,俊发担心由于云南飞虎的欠薪问题无法顺利通过中国足协的审查和公示,为了能顺利接手,俊发和云南省足协都希望保住云南飞虎2019的中乙参赛资格。于是,在云南省足协的担保和召集下,于2019年1月11日在云南省足协办公室召开了四方会议,部分已经回家的教练员和球员再次回到昆明参加云南省足协召集的紧急会议。四方会谈代表分别是:云南俊发集团代表、云南省足协代表、云南飞虎投资人代表、云南飞虎部分球员代表。会议内容主题便是:云南飞虎的现状、以及如果保证云南飞虎获得2019的中乙资格。在云南省足协秘书长葛新的办公室,当天签署了《补充保密协议》三方协议、以及《告知及承诺函》,在云南俊发和云南飞虎部分球员和教练员签署的《补充保密协议》上,有云南省足协省足协秘书长兼主管中心主任葛新的手写签字作为担保。详见如下截图

  《告知及承诺函》中,俊发也明确表示将履行承诺并一次性发放俱乐部欠薪。

  明明没有拿到一分被拖欠的工资,为何还要在工资表上签字?

  据云南飞虎当时参与签署的球员供述: “为了全队的未来和出路,为了全力配合俱乐部和新的意向投资方接触,俱乐部要求我们球员必须做出让步和妥协,我们很多球员和俱乐部还有19年的续签合同,合同到期的球员俱乐部也不给开自由身证明无法到其他球队试训,欠薪飞虎俱乐部事务负责人王薇多次告诉我们账户没钱拒绝支付。如果我们不签字怎么办?俱乐部真解散了,我们的欠薪肯定没有人支付,走投无路只能签字等着俊发来接,无路可选。

  如果一旦签了字就意味着不会再有机会向中国足球协会针对欠薪一事发起仲裁,保护球员的最后一道大门也会关闭,是否考虑过这层面的风险?

  据云南飞虎当时参与签署的球员供述: 想过,但是当时云南省足协在中间担保,意向投资方俊发接手的可能很大,所以我们还是能看到希望的,应该风险很小,如果没有省足协的担保,我们是绝对不会签字的。

  云南省俊发集团有限公司是由省**和省体育局推荐的企业,在四方会谈中,我们感觉到云南俊发集团十分渴望接手我们飞虎,很有诚意,也看到了云南省足协针对俊发接手飞虎很支持。于是在云南省足协领导葛新的担保和承诺监督下,我们才同意在欠薪没有收到的情况下,在《2018年云南飞虎足球俱乐部教练员、运动员、工作人员工资奖金确认表》上签字。后续我们俱乐部约17名教练员和球员向中国足协递交的欠薪仲裁书,也被云南省足协领导葛新和俊发集团领导劝说让我们撤销仲裁。

  如果当时我们不签署那个奖金确认表,云南飞虎肯定就因为欠薪问题失去了2019年的准入资格,壳都没有了,俊发也谈不上有接手的可能了。我们作为球员,也希望球队在老板和荣耀出事后,能够有新的投资人顺利接手,云南飞虎是云南省的名片,能继续代表云南足球做贡献,继续效力飞虎是我们的期望。当时我们也是担心签字后可能出现不可预料的风险,比如:万一俊发最后以某种借口不接手,俱乐部错失了最佳转让时机,我们球员失去最佳转会或找队的机会,欠薪最后无人解决怎么办?谁来维护和保护我们球员的利益呢?

  三:意向投资方云南俊发突然放弃收购 ,云南飞虎从九死一生即将柳暗花明,再次回到万劫不复山重水复疑无路。

  俊发集团最终放弃收购的确很意外。但是让人费解的是,曾经像打了鸡血一样信心满满的俊发突然泄了气,还将被限制了人身自由的俱乐部大股东双敏迄今为止没有签字的问题在报告中提出。

  据云南飞虎当时参与谈判的球员供述说:“我们云南飞虎的确历史遗留问题很多,法人和股东都因为个人经济问题被立案调查,但是因为有云南**和云南足协的介入,云南飞虎的处境在俊发接手之时是十分清楚的,当时俊发领导也对收购表现的信心十足,那天在云南省足协秘书长葛新的办公室,俊发负责对接的领导李玮还表示,就算我们的大股东双敏由于被限制了人身自由针对股权变更最后没有完成签字,无法完成股权变更这都没关系,这并不不会影响他们俊发集团投资飞虎,他们还可以通过工商变更俱乐部的法人继续搞,因为他们俊发很想参与云南飞虎的足球发展建设。甚至俊发投委会针对接手云南飞虎也向云南**给出了很详细的投资反馈。

  从投资决策不难看出,云南俊发接手的信心十足,规划深远。

  可是疑点重重,令人不解。云南俊发是云南省当地数一数二的企业,在**监管时,俊发当时看似什么都不是问题和困难的事情,现在却觉着处处是问题,处处是困难。一个当地小有名气的企业突然前后判若两人,内情不详。

  2月14日上午云南飞虎队员上午来到云南省体育局请求帮助讨薪,2月14日下午,针对收购事宜和最新动态进展一直三缄其口,始终保持冷沉默的云南俊发集团有限公司却意外发布了最新消息,据中国足球报官方微博最新报道:俊发集团发布《关于俊发集团放弃收购云南飞虎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的公告》。

  在公告中指出两点:一、法务尽调报告预警巨大风险 二、飞虎俱乐部大股东扔未同意签署俱乐部股权转让协议。

  据云南飞虎球员供述说:如果没有云南省足协领导的担保做媒,我们根本不会签字,也不会放弃在中国足协仲裁的权利和机会,**和足协给了我们信心,让我们抱有希望,我们从12月份苦苦等到了今天,中间俱乐部代理负责人王薇对收购进展、俱乐部最新情况,迟迟保持沉默不给予回答,找不到人得不到最新信息,我们每个人都是上有老下有小,作为家里的顶梁柱,欠薪近半年多来,20多个家庭已经快失去了最基本的生活保障,从年前等到年后,今天我们苦苦等来的结果便是俊发放弃收购,我们失去了最好的转会和找新队的机会,拖欠的工资也没有人给解决。拖欠工资已达半年之久,等来等去等到的是这个结果。

  如果没有**担保做媒,我们不会签字,也不会放弃仲裁的权利和机会,是**给了我们信心,从始至终,云南省足协、云南俊发集团有限公司、云南飞虎俱乐部股东,飞虎球员和教练员,这几方角色中,一直是球员和教练员在顾全大局、在妥协、在让步,可是最后受到最大伤害的确是教练员和球员,球员成了真正的弱势群体。

  都说农民工不能拖欠,我们还不如农民工,我们被拖欠的工资照谁要?谁来保护球员的利益?

  离联赛开始仅剩不到一个月,意向投资方云南俊发突然放弃收购。这一现状导致球员极大可能面临失业,而2018年的血汗钱依然无人给解决。